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。
鸽文天才。

口是心非01

司卡
避雷!郑开司不愿面对自己的性取向,看起来有点直掰弯的意思。
主要角色死亡警告。

“…你……阴我!”

……

郑开司一头栽倒埋入枕头,药效过后困倦像阵阵潮水似的实在让他眼皮打架。旅馆激战后狼藉一片,空了的啤酒瓶罐东倒西歪,燃尽的烟头四处散落。意大利男人坐在床边低头给了他一吻,抽了块白毛巾围在腰间去了浴室。

郑开司明白,有些东西一旦开始,就再也不能回头。

01

“黄盒的。”郑开司斜跨着摩托敲敲玻璃,倾身拍上卷零碎的纸币,城市小巷的夜风吹得他微微眯眼。傍晚这里一般都很热闹,叫卖声此起彼伏,烧烤摊炭烧白烟缕缕。小贩摸了会儿,摆上烟盒。

他正打算伸手捞走,一只手反倒更快地把香烟拿去。对方得意地晃了两下盒子一笑,用蹩脚的中文打了个招呼:“郑-开司?”

难怪刘青管他叫“真该死”。

郑开司倚在摩托上思忖了半天,那外国男人拽开脖子一侧的衣领,011的烙印显露出来。“命运号,卢卡。”

“哦,你啊。”他右手搔着短发,“烟给我。”

卢卡耸耸肩膀,丢了个东西过来。郑开司条件反射地迅疾伸手握住,展开掌心一看,是船上的微型同声传译器,他见状无可奈何地往耳朵上一挂按键启动,“哎,烟,我的。”

“他们要开新一场了。”

“那管我什么事儿?”

“跟我赌一把,郑。”卢卡说道,“你有你的头脑,我有上船的机会。我们能做‘好搭档’。”

“如果我说‘不’呢?”郑开司挪了几步。命运号的遭遇实属九死一生,他见证了人性…不,这完全可以称之为是人类兽性的集体爆发。他赌上的不单单是钱,还有命。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也不想再上一次。彼此猜忌和背叛于他而言就是一种煎熬和折磨。郑开司出神地回忆着李军和孟国祥,还有小黑屋。他猛地摇摇头重回现实:“烟留着吧,你别做梦了。”言罢他踩动摩托。卢卡换了手下,此时从身后走来左右两边挟持住郑开司,他一脸警觉地环视四周。

卢卡扬扬下颌。“我请你吃顿饭。”

郑开司没料到:两罐啤酒入肚,毛豆花生拼了两盘,除了卢卡在店里显得格格不入,整体原本还是很让他放松的。

——酒不对劲!

他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同时蓦然站起,脚底发虚。卢卡的声音像涟漪一样在他耳边刺痛地荡开,模糊的视野让郑开司咬牙,涔涔冷汗,青筋鼓起,他一拳砸在桌子上,引起不小响动。

“…你……阴我!”

郑开司急了,但是口齿不清,含混间一点辛辣苦涩的味道呛入鼻中,继而这种味道通过温热的触碰进入他的口腔,一只手托上他的后腰。

他听不清卢卡在说些什么,张合的嘴型,手指在眼前被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分散得更多……踉跄间他被带到宾馆,上楼梯时步履拖拉,卢卡的手臂自背后撑在他的腋下稳定平衡。郑开司更进一步地感受到这是什么药——他以为卢卡要搞晕他方便带上那艘一窝变态的船…

车:https://media.weibo.cn/article?id=2309404259674122777288

评论(7)
热度(49)

© 没有感情的杀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